暌違日久由上劇場主辦的“丁乃竺的會客廳”活動,此次落地上海圖書館,迎來了兩位【菜鳥集運查詢香港】的老朋友——金士傑和卜學亮。

 

巧的是兩人都並非專業演員出身,因為熱愛,金士傑轉行追尋戲劇夢想,“一不小心”便開啓了台灣現代劇場的序幕。因為機緣巧合,卜學亮由綜藝界跨入戲劇領域,一“試”就“試”了二十餘年,戲劇如今成為他最大的人生重心之一。

11月25日,金士傑、卜學亮這兩位用相伴的老友,在丁乃竺的會客廳,和上劇場的女主人丁乃竺一起聊聊他們的戲劇人生,一起講述藝術和生命的體悟。

 

因戲交心,與自己和平相處

 

金士傑和卜學亮在果陀劇場的話劇《最後14 堂星期二的課》中,用幽默詼諧的對話講述這個關於生命、愛、時間、寬恕和死亡的故事。莫利教授患了漸凍人症,在生命進入倒計時的最後14個星期內,將自己的生命經驗傳授給他的學生米奇,想教會因追求物質而迷失自我的他如何施愛於人,亦是在生命的流逝中與自己的告別。

 

這齣戲是悲劇嗎?可以是,因為莫利最終還是離開了人世,卻也不是,因為莫利在逐步走向生命盡頭之時,依然能風趣豁達地自我解嘲、開解旁人,傳遞愛與温暖。

 

《最後14 堂星期二的課》於2011年開始演出,金士傑和卜學亮也一起攜手完成了七年兩百餘場的演出。蔡琴曾説兩人:“卜學亮的深度在這齣戲裏平實的流露出來;他就像水,金士傑是條會遊的魚,兩者缺一不可。”

 

賦予零無限可能,在戲劇荒漠開疆拓土

 

看着舞台上擁有卓越台詞功底,能編能導能演的金士傑,誰能料想到他畢業於畜牧獸醫科?畢業後的他在牧場工作了一年多,學以致用來報答家庭對於他的培養。偶然間在書店看到了《黑澤明的電影藝術》,便被點燃了自小懷揣的文藝夢,從此踏上了對於藝術的追尋之路

 

從小便是文藝青年的他北上來到台北,開始了白天工作晚上創作劇本的生活,彼時台灣戲劇市場還是一片荒蕪,但金士傑已開始在台北戲劇圈中嶄露頭角。

 

金士傑最為劇場觀眾所熟知的劇場形象,當屬《暗戀桃花源》中的江濱柳一角,也是觀眾心中“永遠的江濱柳”。

 

在11月25日會客廳的舞台上,首位“雲之凡”丁乃竺與金士傑對坐,時間彷彿倒回1986年《暗戀桃花源》首演時的模樣。

 

在之後的日子裏,金士傑又陸續出演了賴聲川的《這一夜,誰來説相聲》《紅色的天空》《我和我和他和她》《千禧夜,我們説相聲》《如夢之夢》等作品,兩人的情誼深厚,也常就個人對於戲和角色的想法進行碰撞,從而讓戲能夠有更好的表達和呈現。

 

 

“試”出一個戲劇人生,因舞台而更加圓滿

 

如果説金士傑對於戲劇的追尋是源於內心的渴望,想用自己的一生去延伸幼時那些天馬行空的想法,那麼卜學亮對於戲劇便是完全不同的狀態——淺嘗,退而觀望,繼而深陷。

 

他的身份很多,被稱為“全方位藝人”,如果按時間順序來説,首先他是主持人,然後是演員,最後才是歌手。

 

對於卜學亮來説,話劇演出不像電視劇或錄綜藝,有機會重來,舞台劇的每一場演出都是不可複製的,幕布拉開,就必須把自己最好的狀態呈現給觀眾,這對演員來説既是考驗也是享受。”

 

真正讓他找到演舞台劇的樂趣所在是在和金士傑合作了《最後14 堂星期二的課》之後,他學會了如何享受舞台上的表演,也更加認真地去對待舞台表演,去走進人物,走進“米奇”。

 

其實我們又何嘗不是米奇呢?

 

12月13日至16日,金士傑和卜學亮將在上劇場的舞台與大家一起上這《最後14 堂星期二的課》,無可置疑每位前去的觀眾都會帶着自己的人生感悟和不同的經驗走進劇場,對待老去和死亡你的看法又會是什麼?你可以與自己的心靈和平相處嗎?希望這個温暖的故事可以告訴你答案。